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晋献公本来霸业将成,为何晚年沉溺酒色?
晋献公本来霸业将成,为何晚年沉溺酒色?

晋献公本来霸业将成,为何晚年沉溺酒色?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在晋国6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要说最有名的国君非晋文公重耳莫属。他开创了晋国长达百年的霸业。其文治武功,昭明后世,显达千秋。而提起晋文公父亲晋献公,很多人会说他是位“爱美人不要江山”的主,他昏聩糊涂,六亲不认,连自己的儿子也要杀害。其实晋献公是位很有作为的国君,没有他打下的基础,晋文公能否成就霸业也很难说。

晋无公族

前文提到曲沃武公以“小宗”身份,于公元前679年,取代“大宗”,成为晋国的新主人,是为晋武公。

晋武公“作威作福”了二年光景就挂了,他的儿子诡诸继位,这就是本文要介绍的晋献公。

晋献公接手的是个烂摊子。晋国经过67年的“曲沃代晋”内战,名和实都受到很大损失。晋国的公族虽说大多在内战中成了牺牲品,剩下的地位日益下降,但桓叔、庄公的支庶因帮曲沃武公(晋武公)篡权有功,形成了强大的政治势力,直接威胁着晋献公的国君地位。“晋桓、庄之族逼,献公患之”。

晋献公怕他们“有样学样”,让同样的历史悲剧轮回到自己身上。

大夫士蔿给他出了个道道,在公族之间制造矛盾,挑动他们自相残杀。公元前669年,晋献公在聚地(今山西绛县东南)建了一座新城,规模比都城翼还大,让群公子聚集在这。

同年冬天,晋献公亲率大军,包围了聚地,“尽杀群公子”,把桓、庄以来的公族势力剪除殆尽。自此,国家的权力集中到晋献公手里。

晋献公顺势在聚地建都,命名为''绛'',''绛''成为晋国新的都城。

后来,在骊姬的挑唆下,晋献公逼死了太子申生,讨伐公子重耳、夷吾,“尽逐群公子”。

他立誓设祭,诅于神前,“诅无蓄群公子”。由此确立了晋国以后国君恪守的铁律——晋无公族。

晋献公这一做法,直接冲击了宗法分封制。献公以后国君的子弟不再分封,诸公子除了嗣子以外,连在国内居住的权利都没有,统统赶到母舅之国。

这样彻底解决了公族争夺君位问题,巩固了君权,为献公及其后的君主发展国家的实力提供了条件,也为晋文公的称霸和近百年的霸业提供了保障。

其次,提供了晋国政治生活中尚贤、尚功的社会机制。

但“晋无公族”使得公族从此一撅不振,使国君和公室失去了公族枝叶的庇 佑 ,在辅助国君执政时只能选择异姓异族 ,为日后“三家分晋”埋下了隐患。

开疆辟土

晋国自开国以来,疆土面积一直没有多大发展。“晋,偏侯也”,“其土又小,大国在侧”。

雄才大略的晋献公不甘于此。在那个霸道横行的年代,他意识到“若非侵小,将何所取?”

公元前661年,晋献公改革军制,打破周天子对晋国只能有一军的限制,扩建为二军。他亲自领上军,太子申生领下军。

同年向南北用兵,向后灭掉了耿、魏、霍三国。这三个国家都是和晋献公同宗的姬姓之国,时人指责他“灭同姓之国,绝先族之裔”。

尝到甜头后,晋献公盯上了敌国虢囯。

虢囯的疆土在今山西平陆县跨过黄河到河南三门峡市,在春秋初,势力也比较强大。虢公林父作为王室卿士多次干涉晋国内政,在“曲沃代晋”时还率领王师讨伐过曲沃,现在又有一些晋国公子逃亡到虢囯。新仇旧恨,让晋献公必欲除之而后快。

但晋国和虢囯并不接壤,中间还隔了个虞国。晋献公采纳荀息假道伐虢之计,用屈地的宝马和垂棘的美玉贿赂虞君。虞君贪图小利,不晓唇亡齿寒之理,借道给晋国。晋国灭掉虢囯后,在回师途中顺势把虞国灭了。当荀息牵来先前送给虞君的宝马,晋献公哈哈大笑:''马还是我的马,可惜也老了。''

晋献公南征北战,“国无败绩”,''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使晋国的疆土二三倍于从前。晋国的疆域不仅覆盖了晋南地区,而且跨过黄河到达今河南豫西部分地区。

晋献公开疆辟土,为晋国的百年霸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华戎通婚

别看晋献公为晋国做出这么多的贡献,但古代正统的史家对他评价并不高,说他“尚武寡德”。

今天我们看晋献公这个人有点特立独行,不走寻常路,而在古时,就会被视作大逆不道。

晋献公的婚姻生活就离经叛道,违背祖制。

姬姓的皇帝氏族和姜姓的炎帝氏族是华夏最古老的两大族系,两族之间世代联姻。周武王姬发娶姜太公之女姜邑为妻,生下了周平王姬诵和晋国开国之君姬虞。后来,晋国的许多国君都娶姜姓的齐女为夫人,如晋穆侯娶齐女姜氏生太子仇和少子成师;晋武公少妾也是齐女,叫齐姜;武公死后,晋献公纳齐姜为夫人,生了太子申生和秦穆夫人;晋文公在齐国避难时,也娶了齐桓公的女儿为妻。

而晋献公冲破宗法制婚姻习俗的束缚,和“非我族类”的戎狄通婚,先后娶了四个戎女为妻。

他先娶狐戎女大戎狐姬和狐姬的妹妹小戎子,分别生下了重耳和夷吾。后又娶骊戎女骊姬和骊姬妹妹,分别生下了奚齐和卓子。

晋献公的几次婚姻不仅冲破了“华夷有别”的婚姻传统,还违背了“同姓不婚”的祖制。在他的六位夫人中,除齐姜外,其他的都是姬姓。晋献公这些反常举动,受到其他诸侯的讥笑嘲讽。但晋献公不管不顾,依然爱着他的骊姬。

另外,晋献公的第二位夫人齐姜本是他老爹武公的女人,史书仅记载了他“烝于齐姜”,却没讲他干坏事时是在武公生前还是死后,所以有学者提出了“晋献公和申生是父子还是兄弟”的疑问。

晋献公开创的华戎通婚,促进了民族融合和文化交流,它不但影响着日后晋国国君大臣的婚姻,还影响着晋国政局。

本来宗法血缘观念就淡薄的晋献公,在和众多戎女朝夕相处中,戎女“贪而无亲”的戎狄文化,不能不对晋献公产生影响。晋献公最终下决心诛杀和驱逐自己的亲生儿子,受戎女的影响也是一方面原因。

骊姬之乱

在晋献公的众多女人当中,骊姬最受晋献公的宠爱。

骊姬本是晋献公攻打骊戎时的战利品。她花容月貌,国色天香,有着不同于中原女子的风情和野性,而且长袖善舞,工于心计,晋献公很快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国语》曾记载,有一次晋献公外出田猎睡不好觉,一大臣问道:“床笫之不安邪?抑骊姬之不在侧邪?”太子申生临死前也说:“父亲如果没了骊姬,就会寝食不安。”由此可见在晋献公对骊姬的依恋。

晋献公想把骊姬立为夫人,就叫人占卜。占卜的结果是“卜之不吉,筮之吉”,占卜的给出建议“筮短龟长,不如从长”,成语“从长计议”就出于此。晋献公不听,执意立骊姬为夫人。

晋献公十二年(前665年),骊姬为晋献公生下儿子奚齐。她开始谋划为儿子夺取太子之位。

1、调虎离山

她笼络收买晋献公的男宠梁五和东关嬖五,让他俩建言晋献公,让诸公子调离都城。太子守曲沃,重耳守蒲地,夷吾守屈地。别的公子也都住在边境上,只有骊姬和她妹妹的儿子在都城绛城。

这样不仅疏远了他们和晋献公的关系,减轻了他们在政治中心的影响,也为骊姬进一步进谗言提供了方便。

2、挑拨离间

骊姬是枕边吹风的好手,《国语.晋语》有她夜半向晋献公哭诉的记载,十分精彩。不过这么私密的话,又是谁听到的呢?

吾闻申生甚好仁而强,甚宽惠而慈于民,皆有所行之。今谓君惑于我,必乱国,无乃以国故而行强于君?君未终命而不殁, 君其如之何?盍杀我,无以一妾乱百姓。

骊姬进谗的时间选择的好,夜间是夫妻感情最笃的时刻,而且以弱者姿态哭诉,最易博得晋献公的同情。

骊姬不说申生有何过错,却说申生如何好仁义得民心,意在强化献公你要对这么能干的儿子戒备啊。

重点提及申生“谓君惑于我,必乱国”的话,是要告诉晋献公,在你儿子申生眼中,你就是一个好色昏君。

最后所说“盍杀我,无以一妾乱百 姓”的话,更是一箭双雕:既表明自己深明大义, 又藉以激怒献公,使其对申生不把君父放在眼里的行为产生恼恨。

后面原文还很长,我就不一一引用分析了。总之骊姬这番进谗达到了预期效果,成功离间了父子间的感情。

3、巧设陷阱

晋献公二十一年冬,骊姬以献公梦到齐姜为由,让申生在曲沃祭奠亡母齐姜,并将祭祀的 酒肉送至宫中。六天后,骊姬暗中在酒肉下毒,献公打猎回来,要吃申生送来的酒肉,骊姬阻止并要求作一试验。结果,“祭地,地坟;与犬,犬死;饮小臣, 小臣毙”。

骊姬趁机哭着说:“太子何忍也! 其父而欲弑之,况他人乎?且君老矣。旦暮之人, 曾不能待而欲弑之!”

骊姬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坐实申生的弑君罪名,将申生推向了死路。

不愿自辩,也不愿出逃的申生选择了自杀。

接着晋献公又去讨伐重耳和夷吾,两公子只好出逃他国。

其实骊姬可能是晋献公的棋子,在骊姬这几番运作之前,晋献公就有废申生立奚齐之意。有人分析原因,晋献公是不愿未来的晋侯君权和晋国独立受到外来势力的威胁和影响。而当时母舅之国的政治势力影响很大,申生的母亲是齐桓公的女儿,齐桓公又是当时的霸主,他担心申生继位后,晋国成为齐国的附庸。而只有奚齐其母系的政治势力已不存在,晋献公就是从这点考虑选择奚齐当继承人的。

晋献公二十六年,晋献公临终托孤,将奚齐托付给老臣荀息。同年九月,晋献公去世。

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尸骨未寒,晋国就开始乱了。里克发动三公子党羽,杀死奚齐。荀息改立卓子为国君,十一月,里克再度杀死卓子,并鞭打杀死了骊姬。

骊姬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宝贝儿子只在人世间度过了十四年光阴。

她的贪欲使得晋国一度无君,里克迎回夷吾,是为晋惠公。晋惠公处死了里克,此时晋国的朝政仍然混乱不堪。晋惠公倒行逆施,一度被秦国俘虏,晋国几乎亡国。晋国经过十多年的动荡不安,直到公子重耳回国即位,晋国的局势才稳定下来。

义乌市方圆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浙江省义乌市机场路6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