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你宅在家刷短视频,可视频博主们却快要断粮了
你宅在家刷短视频,可视频博主们却快要断粮了

小九犹豫再三,决定还是向粉丝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他穿着睡衣,坐在电脑前,打开了相机。

“各位,由于疫情的原因,我们已经在家宅了一个多礼拜了,现在,我手里还有三期节前拍摄的视频,如果到二月底,疫情还没有缓解,那我们可能就真的要断更了。”

三年前,小九和朋友一起创建了“井盖小分队”这个IP,以北京地区的美食探店为主打内容。到今天,这个IP在抖音、微博、B站等平台已经拥有超过300万的粉丝。

小九过去最骄傲的就是自己从未断更的战绩。但现在,疫情当前,一切都得为安全让步。“还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寄希望于疫情在二月底能够得到有效控制。”

存片不够了

这个春节,一场疫情,打乱了许多短视频创作者的更新节奏。

美食博主密子君,春节原计划要播出十几期台湾主题的美食节目,但做好后期时,节目已经不适合当前的舆论环境,只能选择延播。

驻日旅行达人八爪,2月本来有北海道和美国的两个工作,但由于安全和游客大面积取消航班等原因,行程被迫取消。

固定的更新频率本来是短视频博主们专业性的证明,但疫情的突然爆发却让很多拍摄都无法进行,节前的库存也有很多不适合在疫情期间播放。

小九春节前拍摄的视频,因为没戴口罩,刚一发出就收到了粉丝们铺天盖地的关心和问询。“怕有不好的影响,只能一个个和他们解释。后来更是干脆拍了个视频解释。”

而密子君准备播出节目时,正值台湾当局全面禁止口罩出口,“尽管多达3000多G的素材和团队将近一个月的努力都可能白费,但对于危害海峡两岸友好关系的行为,我们实在不能接受。”

八爪虽然人在日本,但她工作室的后期人员却都在国内,由于疫情导致合作伙伴无法复工,让拍摄和后期的配合也变成了一件艰难的事情。2月初,八爪不得不选择暂时停更。

而类似的问题在那些更加依赖线下场景和多人线下协同作业的MCN机构身上则更加凸显。

康康是苏州新火网络的负责人,这是一家主营抖音代运营和网红孵化的小型MCN机构。近一个礼拜,康康一直都在为企业的复工而忙碌。

“必须要复工了,不复工的话,没有场景、没有演员、编导和后期没办法线下合作,根本没法拍摄。”

为了维持更新,康康已经告知编导尽量策划一些不需要多职能配合的片子,但这样,内容的质量不可避免的会有下滑。

康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往常,他们拍摄一个视频,最少也需要一个编导一个导演外加一个摄像和红人配合。但现在,疫情因素,内容的生产只能靠演员在家自拍自剪。“而抖音上具备这种综合素质的达人太少了。”

作为公司负责人,康康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尽快完成复工审核,恢复正常办公。

不过,想要通过审核也没有那么容易,前期光是表格就要提交6、7份,内容涉及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复工方案、承诺书、物资保障表、员工情况表等等。

其中,最难解决的还是物资问题。康康称,春节前,他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储备了一些口罩和消毒产品,但还是不全。“目前也只能先行提交表格,等待最终的审核结果。”

而密子君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更新节奏,新开辟了一个“消灭囤粮”的主题,力求在家也能保证稳定的内容输出。

消失的广告订单

对众多短视频创作者和MCN来说,存片的不足或许还能通过变通和努力解决,但广告订单的流失却是摆在眼前的更加严峻的问题。

App Growing的数据显示,今年春节,线下零售、电影、旅游等行业受疫情影响,广告投放基本处于暂停状态。以八爪所在的旅游行业为例,数据显示,自1月24日起,除携程旅行外,头部的旅游住宿行业基本都暂停了大规模的广告投放。而这也意味着身为广告承接商的自媒体和MCN们失去了大量订单。

“年前在推进的项目基本都停了,甚至有客户直接就说我们没预算了,按这种趋势,2月份至少要损失几百万。”某抖音排名前列的MCN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康康也表示,年前,他们本来已经谈好一家餐饮连锁企业的抖音代运营单子,但因为疫情,该企业已经通知要将招标延期,“本来就定了我们了,合同也在准备,但现在这种情况,只能等。”

还有一些合作是已经在进行的,但由于存片不适合目前的基调,企业方也提出要推迟合作。

在康康看来,以现在的市场情况,一季度过后,应该很多小型MCN机构都会撑不下去。

“一季度广告基本凉凉,现在大家还能抗,但过段时间,可能很多公司就会开始进行人员优化。”

当然,也有一种选择是积极拓展新业务自救。

义乌市方圆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浙江省义乌市机场路669号